“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见证时间:2012年11月28日)

 

在我女儿婷婷出生后6个月,医生确诊她患有神经纤维瘤病,这属于多发性慢性肿瘤,是一种现代医学还无法控制无法医治的罕见疾病。 当时,我丈夫还在国外出差,我当时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我呼求神去改变这一切,也不断地询问主这是为什么,直到有一天,神藉着马太福音21:3主使用驴驹子的故事给我光照:“主要用它”。是的,主要用她!感谢神,这十年来我女儿一直蒙神的保守看护,每个周日去主日学、每天同我一起祷告,她成了一个外表虽有缺陷但内心充满喜乐的四年级小学生。但是,今年8月去医院检查,发现她这个病所伴随的脊柱测弯突然加重了(由去年的50度急遽发展为70度),医生建议立即手术,否则会影响孩子生长发育。

一、我的软弱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家人立即四处托朋友找医生,希望能去最好的医院找最好医生给女儿做手术。很快,我们找好了协和医院的一位主任大夫,但是,就在医生开好住院证等待住院期间,又有朋友告诉我们,协和医院的另一位主任大夫更好,于是,我就又挂了另一个大夫的专家号和住院证,我“脚踏两只船”同时在两个主任大夫那儿替女儿预约了手术,就是想替女儿做到“万无一失”。此外,朋友同事还指点我说现在给手术医生送红包是规矩,于是,我又在为是否送红包、怎么送而纠结不已。与此同时,我每天也都在向神祷告,由于两个医生的手术方案不太一致,因此我很焦虑,我怕自己替孩子所做的选择不对,于是一直在祷告寻求神的旨意,希望神告诉我应该找哪个大夫做手术。

其实,我自己也明白虽然表面上我是在向神祈祷,但实际上,我并没做到专心求神,我是一面祷告求神开路,一面忙碌地靠“己”的关系与“人”的力量来寻找解决方案,因此,神似乎一直沉默着,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指示。

随着住院日期的临近,我更加焦虑紧张,我开始怀疑:孩子是否真的需要手术?是否我们信心大就可以不做手术?那不做手术是否会延误孩子的病情?我替孩子做的决定是否与上帝对孩子的旨意一致?我担心我没有履行一个母亲的责任,又怕我的小信被神定为有罪、我怕神会因我的罪而责罚孩子……

二、众肢体的守望祷告

感谢神,在此期间,教会的众肢体一直用祷告和爱心托着我,我们二堂服务组在每个周日服务结束后,都会手拉手流泪为孩子病得医治和我信心坚定而祷告,大家鼓励我要全然相信主的怜悯与大能,一切交托给神。林姊妹还介绍我认识了一位有祷告恩赐的喜乐弟兄,喜乐弟兄说的一席话给了我很大信心与启发,他说:“现在的人跑医院比跑教会勤;但医生救不了的病人,神会医治。”

在与众肢体的交通祷告与读经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是我的“忙碌”阻挡了我听到神的声音,我流泪跪在神的面前,禁食祷告说:“神啊,你知道我的软弱与小信,女儿是我的更是主你的孩子,现在我就把她放手交在你的手上,如果是主你不喜悦的道路你就替我封上、只开你所允许的道路”……在未得到上帝明确旨意(但也没有阻拦)之前,孩子在10月16日住进了医院等待手术。

同时,我也向公司申请了两个月的停薪留职,暂停了繁忙的工作,以前一直忙于公司事务的手机上,现在留下的全是教会肢体的问候与勉励,其中,陆姊妹就曾给我发过短信:“上帝让你经历孩子身上的疾病,是在熬炼你和孩子的信心,让你的信心像炼净的精金一样,你和孩子一同的经历要成为上帝化了妆的祝福”。我把这些短信读过孩子听,她也很得安慰、信心坚固。

孩子的手术也牵动了整个主日学,主日学专门在群里发布此事,有多位老师多次联系我,及时了解手术安排与孩子情况,她们一面鼓励我和孩子,一面恒切同心地为她祷告。还有,那些可爱的主日学的孩子们也把为女儿祷告当成了每天重要代祷事项。

三、神的怜悯

10月22日是手术日,在陪伴婷婷进手术室时,我对她说“孩子不要怕,虽然妈妈不能陪你进去,但你不是一个人,神与你同在”,孩子躺在手术车上很有信心地点着头,手术室的大门关闭了,我和丈夫一直在外面等着,1小时、2小时、3小时、4小时,已经过了预定时间,孩子还没有出来….我不知道手术室里发生了什么,会不会是手术方案有误?我忐忑不安,于是,一面发短信请大家为她祷告,一面翻开圣经,当我读到“列王纪下”5章记载的患大麻风病的乃曼不听从以利沙所给出的“去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的命令时,我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乃曼一样小信,于是,我流泪真心认罪悔改,又拉着丈夫的手一起为孩子祷告…奇妙的事发生了,我们刚刚“阿门”,医院就通知孩子手术完成,并且医生说手术很成功!

我感觉一下子得到了释放,我的神真是慈爱的父亲,他怜悯我们的软弱,垂听我们忧伤痛悔的呼吁,他体谅我们不过是尘土,不按我们的过犯待我们,却用他的慈爱大能帮助我们!

孩子手术成功,我悄悄地递给医生两张卡,但是,神阻止了我继续犯罪,医生把我的卡退了回来!公义的神要让我的行为与基督徒的身份相匹配。 

四、主的奇妙大能

脊柱手术后一般都很痛,婷婷一出手术室就哭喊着“妈妈,我疼”,在打过一针止疼针后,她就让我赶紧给喜乐叔叔和主日学老师打电话,让大家一起为她祷告。神真是爱她,神垂听了我们的祷告,下半夜她就不再喊疼,之后再也没有用过止痛针(而临床的大人用了5天止疼针呢!) 在第二天,当孩子肚子难受不排气时,她又让喜乐叔叔替她祷告,于是就又顺利排气排便! 孩子高兴地叫“喜乐叔叔真厉害”,我告诉她“是我们的神真厉害!”

孩子在医院和家里休养期间,主日学老师、服务组同工都来看她,特别是主日学敖老师带给她的“奇异恩典”点读笔,婷婷躺在床上点着那几十个故事听了一遍又一遍,她特别喜欢其中一个叫做“小黑点”的故事,她告诉我说:我就是那个带斑点的小羊“小黑点”,虽然我长的不好看,跟其他人不一样,但主爱我们每一个人。

感谢神,孩子恢复很快,两周前她已经返回学校上课了,大家都为孩子的迅速康复和她所表现出的喜乐而感到惊喜不已,是的,经历这一切,神是要让我们像孩子一样,在一切大事、小事上都要靠着信心依靠神,就能得着神的怜悯、经历神的同在。“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主日礼拜
  • 晨更礼拜 07:30-08:30
  • 二堂礼拜 09:00-10:00
  • 三堂礼拜 10:30-11:30
  • 晚堂礼拜 19:00-20:00
其他聚会
  • 查经班 每周二 19:00-20:30
  • 祷告会 每周三 08:30-09:30
  • 青年聚会 每周四 19:00-20:30
  • 姊妹聚会 每周五 08:30-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