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抵挡上帝

(见证时间:2012年8月22日)

 

我叫吕秀珍,今年72岁,我是2008年圣诞节在缸瓦市堂受的洗,我要做认识主的过程的见证。

我以前不信主,并以反驳的方式来对待那些传福音的人,认为他们仅仅是个非法组织而已,最终不过是要达到个人目的,我那时的态度是拒绝和反对。虽然神使我的心肠刚硬,但神的名,主耶稣的名,灌入了我的耳和我的心。

1997年,我去徐州出差,那时我已57岁。在徐州市,我遭遇了一起车祸,两车连撞,后车追尾,我们是前车,我所在的车把路上的一位行人撞了。那位被撞的妇女当时一动不动地躺在我们车前,身边没有血迹,我当时已经被吓得瘫坐一团。交警和救护车赶来后,立即把伤者送往医院抢救,那段时间里,我根本不知那位妇女是死是活,大脑一片空白。

我和司机紧跟着来到医院以后,我们在抢救室的外面等候,那时我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名字“耶稣”。因为先前听到过有人给我传福音,说耶稣是神,在他凡事都能。我立即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大声呼救:耶稣,你若真是神,求你帮我,救救那个人的性命。你若救了她,我一生一世都记住你。那时的我不会祷告,也不懂什么叫祷告,只是切切地恳求。

漫长的2个小时过去了,医生从抢救室出来告诉我们,病人已经清醒。我大大松了一口气,对于刚才向主耶稣的呼求似乎也忘记了。第二天,我们单位来人处理这事,我们带着礼品去看望伤者,她已经能坐起来了,只是头晕没有其它什么问题,医院的诊断是脑震荡。伤者的家人也没有为难我们,我们与后车追尾的责任归属也很顺利地解决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不都是神做的工吗?大多数交通事故,都是纠缠不清,麻烦重重,但我们如此顺利的,难道不是神的美意吗?但是当时,我不懂这些,也不懂感恩。倔强的我仍然不明白这是神的作为,把自己在急难当中的呼求也忘记了。认为这是我们的运气,是医生的作为。

这件事以后,我们的车又行在了去往山东的路上。没想到,我再一次经历了主。那天,大雪封路,路面湿滑,气温骤降,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上,我们的车抛锚了。这时,主耶稣的名字又一次在危难之际进入了我的心里,我当时想:自己这是害了什么天理了,上帝要这么惩罚我。耶稣啊耶稣,你救了那个出车祸的妇女的命,难道又让我冻死在这荒郊野外吗?你真的厌弃我吗?这种既像诉屈又像呼救的声音就是我当时真实的祷告。我们把车停在原地之后,四处寻找可以帮助我们的对象。我们看到远处有灯光,就径直走过去,到了那地方,才发现是间房子,但是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间房子竟然是个汽车修理店,在这方圆几里地没有人烟的地方,唯一的一间房竟然是修理店!随后发生的事就可想而知了,我们的车修好以后,就在这寒冷的冬夜继续上路了。路面的冰越冻越硬,司机高度紧张地驾驶着车辆,车开得很慢,但仍有几次险些发生车轮原地打滑,差点翻车的事。我们当时迫切要找到一家旅馆休息。

就在这时,我们的车又不动了,司机下车检查之后,回来沮丧地告诉我:车没油了!我们当时的感觉啊,就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渊,这一连串的险情,使我们的精神和身体全部垮下来了。在车里坐着会被冻死,我们只能下来走。奇妙的是,我们走了一段时间后,就看见了一家旅馆,旅馆前面还停着一辆大卡车,这一切就像是给我们预备的一样。我们向那位卡车司机买了油,回到自己的车上,加上油开到旅馆里,我虽然也担心这家旅馆是黑店,但因着这些奇妙的事,我放心住下了。果然旅馆的主人是对热心的老夫妇,没有任何歹意。那一夜,我睡在旅馆的房间里,听着窗外肆虐的寒风,心里不断暗自庆幸,如果我现在还在车里那将是怎样一个悲惨的状况!我那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耶稣啊,你帮我解决了这一切,我永远也忘不了你。”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祷告是多么可笑,那时的祷告还在高举自己个人的地位呢。

虽然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但事后我仍然在怀疑这是神的作为。神又在这之后的近二十年时间里不断管教我。我慢慢地进入了他里面,慢慢地开始去了解圣经,认识耶稣。我现在得出的一个结论是:神要拣选人,不怕你犟,上帝奇妙的拣选方式,是人无法抗拒的。

吕秀珍


主日礼拜
  • 晨更礼拜 07:30-08:30
  • 二堂礼拜 09:00-10:00
  • 三堂礼拜 10:30-11:30
  • 晚堂礼拜 19:00-20:00
其他聚会
  • 查经班 每周二 19:00-20:30
  • 祷告会 每周三 08:30-09:30
  • 青年聚会 每周四 19:00-20:30
  • 姊妹聚会 每周五 08:30-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