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见证时间:2012年8月8日)

 

我叫陆明兰,来自缸瓦市堂二堂服事组。在我近50年的人生历程中,经历了无数次来自上帝的奇异恩典,历历在目的展现在我的眼前。

一.“耶和华是我性命的保障”(诗27:1节)

七六年夏季雨后的一天,我和同学走在上学的路上,那时我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懵懂少女,一路上都是我与同学并肩同行,他时而还走在我的前面。就在临近学校的时候,我莫名其妙的走在了最前头。当时我完全沉浸在年少无知的快乐当中,完全不曾想到一件致命的祸事已经临在了我的脚下。没走出多远,因为前一天暴雨的冲刷,从河堤的地面上仍然看不出里面已经空了的痕迹,走着走着,后面的同学突然发现我不见了,我一脚踩进了地面下的空洞里,霎那间,稀软的泥土将我掩埋了起来。

我立时被无限的恐惧充满,双手盲目而又慌乱的挥舞着。想大声的叫喊,但稀泥已经漫过了我的头顶,泥水夹着沙粒都灌进我的喉咙,我一口接一口地喝着地面上淌下来的泥水,很快整个人都没入稀泥之中失去了踪影。然而,此时我的大脑是依然是那么的清醒,我甚至清楚的知道死亡临近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在这死亡的边缘挣扎着、徘徊着。就在我拼命挣扎的时候,后面的同学赶紧跑回学校叫来了老师们,他们连挖带刨终于在我快要窒息的最后一刻将我挖了出来。

出来的我居然清醒的说了句:“再晚一秒钟我就没命了”,在被掩埋的那几十分钟里,我深深感受到了窒息的可怕,所以2008年四川地震的时候,当看到那么多被掩埋的人因为窒息死亡,我对此事的记忆再一次的被撩起,那份恐惧至今刻骨铭心。想想那时的我虽然没有信主,但此时想来,那真是上帝对我施展的拯救,我的主在我还没有认识他的时候祂就已经爱了我,并且做我坚固的保障。

二.“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祂,就得帮助。”(诗29:7节)

2000年至2007年这七年间,我饱受妇科病的煎熬。每月例假的半个月至二十天中,我总是出血过量,甚至出现明显的贫血迹象,四肢酸软无力。更为痛苦的是,次次都伴随着严重的腹绞痛,严重起来我都无法直身站立。有时赶上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疼起来,一家人都放下碗筷,让我心里很是难受。

这期间去过医院无数次,做过无数次的检查,也花费了家里很多的钱,但都是毫无结果,最后都是以开了一大堆的药来结束检查。这几年间对于我而言,吃药已经成为了我的“第四餐”但病情却是毫无缓解,甚至日益严重。此时我已经信主多年,并且上帝藉着我将福音传给了我的家人,尤其我的两个儿子他们当时也都在缸瓦市教会的儿童主日学服事。凭着对我所信仰上帝的信心,每次吃药我都奉主的名吃,也常常为我的病情求问上帝到底是为了什么,直到后来我才晓得,祂真是奇妙的上帝。在我患病期间,我丈夫还没有真正的接受这位上帝,每次见我吃药都要祷告,他都会讽刺我几句:“病成这样,整天端着一大碗药还说感谢主,也不知道你怎么能感谢的出来。”

我依然感谢我的主,因为我相信我的上帝是信实的,是满了怜悯与慈爱的,我知道他必有他作为的时间和计划。果不其然,在历经近7年的病痛折磨后,2007年4月份,我接受了一个彻底根治我所患疾病的手术,那就是子宫摘除。这一过程是我最为恐惧的,因为在摘除以先医生就有两个判断,要么是恶性的肿瘤,摘除只会诱发病情更加严重;要么是良性的,但考虑有7年的病史,结果也是不容乐观的。当时我的家人知道医生的这两个猜想,在我手术期间神情很是凝重。然而,我感谢我的上帝,手术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医生将从我身体中切下的病灶放在托盘里的时候,医生们惊讶的将托盘赶紧端到我家人的眼前,听我丈夫后来描述,主刀大夫从手术室快步走出来时满脸喜色,像报喜一样脱口就说:“谁是陆明兰的家属?手术成功,平安无事,出乎我们的意料,七年的病灶竟然如此完好。”此时家人也从我走进手术室时的忐忑不安中缓了过来,都被医生的举动弄得无措,但同时也是惊喜万分。

我的丈夫更是为此流下激动的泪,并且情不自禁的说:“感谢主、感谢主!”这个看似意外的手术结果,却使一直以来向上帝硬着颈项的丈夫顷刻间真正的归信了我所深信的耶稣基督。就此,我们一家四口才真正的全部接受基督,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基督家庭。神的作为是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神藉着我这7年的病痛,不仅熬炼了我的信心,同时更拣选了一直为了敷衍我而走进教会的丈夫,更坚固我两个孩子的信心。我感谢我的上帝,祂使我在人的绝境中看到上帝的作为的开端,更使我更加坚定的倚靠我的上帝。因为,“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祂,就得帮助。”

三.“因为我遭遇患难,他必暗暗地保守我”(诗27:5节)

就在我身上的病得到医治后的下半年,我回到老家平顶山看望我多年未见的哥嫂一家,这期间发生了两个事件,让我再一次经历上帝奇妙的作为。

第一件事:当时哥嫂已经分居多年,嫂子在多年前早已瘫痪在床一病不起,而今住在她小儿子家里,我到平顶山自然要看望我的嫂子。到了之后正好赶上那天天气很不错,我们和嫂子一块儿到大侄儿家吃午饭,吃罢午饭我和侄儿侄女们齐动手,把嫂子抬上轮椅,侄女在前面,我和侄儿在后面,从楼上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把她往下抬,楼梯又长又陡。就在这个途中,意外发生了。

在楼梯上面的侄儿抬着轮椅的手忽然脱手了,我也跟着脱手了,瞬间轮椅连着体重有一百五、六十斤的嫂子如离弦的箭一般推着正前方的侄女冲了下去。侄女无力阻止惯性极强的轮椅,只能顺着轮椅的速度一步步的跟着往下退,楼梯很陡,几乎是60°的角,侄女在轮椅的前面惊慌失措的大声喊叫,而我已经吓得不知所措,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此时神迹般的一幕发生了,侄女虽然惊慌,但脚下的步子并不凌乱,而且是完全跟上冲下轮椅的速度,而冲下的轮椅在二十几级的楼梯上颠簸着俯冲下来居然我的嫂子在轮椅上稳坐泰山丝毫没动。神技啊!全能、伟大、至高神的神迹啊!看着眼前的一幕,而我当时真的是吓呆了,时至今日一回想起当日的情景我都依然后怕。

若当时嫂子从轮椅上跌下来,后果是我所无力承担的,更破坏了一家人的感情,也是我不愿意发生的。上帝知道我是多么的恐惧和渺小,于是他再一次的以神迹向我表明他的真实与伟大,以及他最无微不至的爱。在这次的突发患难中,他施展了他的能力护庇了我,让我虽然常经忧患,却总不致跌倒。

第二件事是:在北京经营服装生意期间,2003年我在朝阳区莱太花卉旁边的女人街曾租过一个摊位,但租赁不久,商场老板就以装修歇业为理由让我们全体商户撤出商场,而其实是携款私逃。将我们所交的押金、租金等都卷跑了。当时在索要无果的情况下,有闹事的、有喝药的、还有整天抹眼泪的,北京电视台也多次报道过,而我和另几位商户则向朝阳区法院提起索要欠款的诉讼,但当时法院的回答是:人已经跑了很难找到,同时他公司也没有很值钱的东西变卖来强制执行,让我们可以这样等下去,直到有结果的时候。老实说我们已经都不抱希望了,然而就在我去平顶山这几天里,我有一个用了很久但此时已经停用了4年的手机号,去平顶山前夕我忽然想到这个手机号,我说:“要不我的手机这几天装这个号吧。”没曾想我的这个无意的决定,再次成为了上帝对我施恩祝福的机会。

在平顶山住下的第二天晚上,忽然接到朝阳区法院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说从我们当初起诉的那个老板那里追讨回一部分欠款,但因为数额有限不能全部追回,每个起诉的商户只能拿到自己欠款的一半。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和我丈夫都是激动万分,并且不得不感叹这事情的奇妙。同时我做手术期间是花了一大笔钱的,家里本就不宽绰,这欠款的一半不是很多,但对于当时我们一家来说,也算是及时雨了,更何况这是我们早已从心理上放弃希望的一笔钱呢!

我不知道时隔四年法院打通这个电话的概率到底有多大,但我知道我的神再一次的将祂那奇妙的作为向我们一家彰显,并且通过我一次次的经历,让我亲身见证了:我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上帝,是奇妙的上帝,是大而可畏的上帝,更是慈爱的上帝。祂不仅拯救了我一家的生命,更无微不至的关心着我们每天的生活。

这些看似平凡的事件,在我们的信仰生活中就是上帝向我们显明他真实与同在的凭据。让我们通过数算这一个个的经历,知道我们的上帝是多么爱我们,并不以我们是被造的而轻看我们,而是亲自的眷顾、保守了我们。

陆明兰


主日礼拜
  • 晨更礼拜 07:30-08:30
  • 二堂礼拜 09:00-10:00
  • 三堂礼拜 10:30-11:30
  • 晚堂礼拜 19:00-20:00
其他聚会
  • 查经班 每周二 19:00-20:30
  • 祷告会 每周三 08:30-09:30
  • 青年聚会 每周四 19:00-20:30
  • 姊妹聚会 每周五 08:30-09:30